《刘备的日常》 1.13 虚实失度

华夏仙门纷纷出世,对蓟王而言,喜忧参半。亦可视为,乃是某种变相认可。

先前不过楼桑童子,后为十里少君,今有千里国土,千万国民,大汉第一强藩。正如开府后,可徵辟天下类似。等级到了,高阶人物,纷纷出场互动。

“卑不谋尊,疏不间亲。”言指君臣。邦国之间,亦有类似之语:“裔不谋夏,夷不乱华。”

对时人而言,中夏便言指大汉。无有歧义。

一场成功的幻术表演,栩栩如生的彩扎道具,乃是关键。然若令与会之人,皆叹为观止,进而惊为天人,乃至顶礼膜拜。足量而不过量的独门幻药,亦是关键。历代有载,仙人降世,常先闻“异香”或“奇香”,便是幻药入脑。

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如前所说。幻药因神农遍尝百草,及巫术流传而逐渐兴盛。上古乃至两汉,数千年来,物种灭绝何其多。许多奇花异草,寻常已不见踪迹。仙人多择人迹罕至之深山老林,亦有此因。炼药方便。各门各派,皆有独门幻药,构建独门幻境。诸如巫山云雨术、千里投怀术、庄子非鱼术、点石成金术,以及流传民间的鱼龙漫衍术等。不一而足。

一言蔽之,幻术之诀窍,便是通过混淆五感,令中术者,“虚实失度”。分不清,现实与虚幻。

幻术究竟是真是假。答案与世间有无神魔类似。终归施加影响。

日月逝矣,岁不我与。

蓟国千里国土,二十七县。民生安定,丰衣足食。和合之风,吹遍九河之地。

按蓟王规划,二十七县,当分诸子,立为侯国。县令乃暂置,待诸子长成,当悉数改称“侯相”。三县为郡,立郡国,太守改称“国相”。以此类推。

州胡岛,已改称济洲。与中山洲、夷洲、珠崖洲、澶洲,并列。待圩田毕,亦分封诸子。如初算来,绰绰有余。

与司马家八王之乱不同。蓟王三百余子,充其量,亦不过坐拥一县之地。若当中,真有麟子,能笼络三百兄弟,兴兵夺嫡。刘备也认了。

被大多数兄弟所认同,必是英主无疑。将心比心,自会善待长兄。

依照出身。西域诸妃生子,当封西域。三百御姬生子,当封海外。公孙长姐与七位小姐姐生子,当封国内。女儿毋论出身,皆留在身边,寻个好人家。即便远隔千山万水,子孙满五、六岁,亦皆需回归蓟国,入学王子馆。十年馆学,五年行学。及冠赐字后,方可返回封国。代代相传,无有例外。

血脉稀疏,则有亲情维系。亲情不在,还友情相连。即便友尽,仍有文化认同。贵族之上,当有“王族”。

便先这样。

蜜月过后。十夷王女,珠胎暗结。“十夷王邸”,载歌载舞,通宵达旦。上庠令进言,诸夏之国,兄弟之邦,不宜设“外使”。当仿蛮夷邸,置十夷王邸。蓟王欣然笑纳。

十夷王邸,乃是泛称。并非只有十夷王。百夷国使,皆入住其中。临乡内城,容纳不下。刘备遂建于南港。如此一来,南港与临乡遂成“吕”字型相接,只规模略小。城港相连,城池之大,可与陪都南阳宛城媲美。今汉“一朝三都”,西都长安,东都洛阳,南都宛城。因蓟国在北,故临乡称“北都”。又称“蓟都”。至此,今汉遂有“四都”。

论地利,当数关中二都。论天时,宛都乃帝乡,自首屈一指。然论人和,蓟都冠绝天下。

水运之发达。乘风破浪,万里可达。封建时代,水运第一高效。毋庸置疑。

北都地位确立。遂成大河北岸之中枢。

幽、冀、并、凉,四州,外加遥远绿洲。北域五州,正急速与蓟国趋同。河北英才,何必舍近求远。纷纷出仕蓟国不提。

即便说蓟王乃河北之主,亦实至名归。

却不知为何。主公似对此头衔,十分抵触。文武百官,皆苦思不得其解。

时下“州”、“洲”,并非大小之分。一般而言。陆路不通,隔海相望,遂称“洲”。比如中山洲,若论大小,不过一郡之地。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一场秋雨,暑热尽退。

千里稻田,一望无际。风吹禾低,见沟渠。

撤村并邑后,亭的作用,反被放大。亭长不仅防火防盗,还兼看护境内良田,上报水旱病虫之责。于是,刘备酌情升为百石少吏。

官秩百石,俗称“有秩”。言下之意,已有官秩。授二十等爵第三等簪袅。有此爵者,可于马上加丝带以示其爵。受田三顷,得三宅。岁俸百五十石。仅良田三顷,稻鱼相加,一年可得角钱五十四万。足称富裕。

一顷百亩。然自春秋战国起,诸国便亩制不一。以晋国为例:范、中行氏以百六十步为亩,韩、魏以二百步为亩,赵以二百四十步为亩。秦亦行二百四十步为一大亩。汉初,大小亩制并行。原山东诸国地,行小亩。故秦地,行大亩。又据《盐铁论??未通》所载,最迟至武帝后期,大汉全境,才统一行大亩制。

战国至秦汉,六尺为步,(1大亩=2.4小亩)。故据《汉书??食货志》所载,汉时,一壮劳力约可耕种五十小亩,或二十大亩。每户有田一顷,即一百小亩,或四十一大亩。每口得田二十小亩,或八大亩。

蓟王取整。钦定蓟国一顷为五十大亩。因亩制、赋制、户制,皆蓟王独创。故称“圩田制”。以示区分。

月初大朝。百官齐聚。

上计令陈逸言,国民终破千万。分户不析产,计百四十余万户。户户一顷,再加千万亩官田,今季可得新谷约五亿石。

果然丰年多禾。

七月洛阳。

为迎接七日后,王母下凡。朝野内外,一片繁忙景象。

长乐宫尤甚。自蹇硕伏诛,大将军何进,一统西园卫。实力更胜一筹。见蹇硕被戮,党人各个拍手称快。党魁张俭投桃报李。命各地党人,入大将军何进幕府。再经大将军举荐,出仕朝堂。如此一来,便算做大将军“门生故吏”。假以时日,再外放为一地主吏。如此不断积势,待门生故吏,遍及天下。大将军权倾朝野,合九州之力,与蓟王一争高低,之势成矣。

党人,之所以被各方倚重,争相拉拢。正因皆是治世良才。

牧一州,守一郡,治一县。从上至下,皆为同党。所谓政通人和,莫过如此。

试想。若九州之牧,皆听命于大将军。各郡守、县令,亦以何进马首是瞻。那时,即便称何进为无冕之王,亦非夸大其词。

如此巨利,如何能轻易舍弃。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刘备的日常 倒序 正序

《刘备的日常》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