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第一章 折翅猎鹰

幽暗的城堡大厅,墙壁上松香油脂的火被烧的噼啪脆响,一名身穿华丽贵族服饰的中年贵族,满脸不悦的念着手中的羊皮纸文,尖细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种特殊人群。

“伟大神圣王的子孙,世间所有子民的守护者,与伦比的维基亚联合王国共主,尊贵荣耀的吉他三世国王陛下,根据王国领主继承法,任命杜斯塔继任猎鹰侯爵,协助王室管理瑞巴奇地区事务。。。。。。”

“这个死人妖是谁?”杜宇想站起来,却发体法动,只能很没面子的撅着屁股,双手着地的趴在地上,脑海里一片空白,只记得一辆重型油罐大卡车从自己身上碾压过去,感到一下剧痛后,自己就飘忽忽的飘到了半空,助的看着自己身体在油罐卡车燃烧的烈火中烧化成灰色粉末,

大张着嘴呐喊却毫声音,身体助的随风飘动,那种诡异可怕的景象,让杜宇做梦都会惊醒,直到一阵白色耀眼的光晕当头罩下,自己莫名其妙的被传送到这个陌生的世界,

“穿越了?”杜宇从来不相信人死轮回,可是现在却不得不信,只是这种模式好像在自己身上产生了变异,自己飘忽的灵魂随着白光直接降临到一个叫杜斯坦的乡下小侯爵身上。

在一个世界死去,在一个世界重生,

“这应该是穿越了吧?”怪异的精神感觉,让杜宇感到毛骨悚然,“难道所有死去的人灵魂都会传送到另一个世界?

这让杜宇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庄周梦蝶”这个故事,是自己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自己,没准自己前世的二十几年,只是这个叫杜斯坦小领主的一个梦境!或许二千年前的庄周也遭遇了与自己同样的事。

生命的死亡也许只是世界的开始,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根据很多小说大神的说法,当足够的业力和意愿到达一定程度,虚幻的东西也会变成现实,没准地狱六道轮回中,又增加了一个穿越道也说不定。,

“难道老子就是一个穿越的命!”杜宇不甘心的摇了摇脑袋,却听见身边的老管家催促自己道“少爷,接任命啊,这样是很失礼的”

老管家的低语让走神的杜宇一愣,脚步蹒跚的站立起来,从脸色铁青的国王特使手中接过任命,

身边的老管家连忙将一个鼓囊囊的小袋子,交到王国特使手中,满含歉意的赔礼道“凯瑟莱恩大人,真是对不起,你也知道我家少爷的病情,还请不要介意他的礼举动”

“这怎么会呢,京都的杜艾克里公爵跟我早有交代“国王特使微微掂量了下钱袋的重量,听见里边传来哗哗的金属声,寒冰一样的脸色红润了些,后特使看着着边上仍然拿着任命发呆杜宇,满脸惋惜的的摇了摇头“可惜赫赫有名的王国猎鹰家族现在也没落了”

老管家恭敬送走国王特使,回来时的身影显得加佝偻孤独,看着发呆的杜宇,这个曾经伴随两代家主的老管家,不由助的摇头叹息“把家族交到一个白痴手上,真不知道老爷是怎么想的”

夜晚,杜宇躺在床上,眼睛睁的鼓圆,纷乱的思绪充斥着脑海,边的迷茫让他难以入眠,杜宇的脑海里充满了这个叫杜斯塔小领主的记忆,这是一个叫着卡拉迪亚的大陆板块,上面分布着十余个大小不一的王国,自己附身的这个小领主叫杜斯塔,

从小就是一个呆滞木纳的人,有一个强势的外公在王都担任军务部大臣,似乎家族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号“王国猎鹰”,按照常规,这个叫杜斯坦的白痴,应该会在成年后送到京都担任一个闲职,家族的继承权再过两个月就会落在他的表弟,一个从小就有睿智之名的十岁小孩

可是突发情况改变了一切,半个月前,前去雪山秋猎的老侯爵遇上了雪崩,上百人的卫队只剩下几个人,当老侯爵从雪堆里挖出来的时候,早被冻成了冰棍,尸体硬的连锤子都敲不动,后只有在当地火化,连家族的遗嘱都没留下,

这个突发事件打乱了原来的安排,虽然杜斯坦是个白痴,确是老侯爵的唯一子嗣,按照王国长子继承制,明显是弱智的杜斯塔,顺利的继任了猎鹰侯爵的爵位,这引起了其他几支家族旁支的不满,纷纷在前几日宣布脱离家族正统,正式成为贵族,

众叛亲离,东部的库丹,西部的利嘎泽相继宣布脱离猎鹰家族,南部的西塔里,西部的斯特伦的小领主们纷纷持观望态度,

这让本来还算较大的猎鹰家族领地四分五裂,只剩下本家比较肥沃的吉塔里地区,还控制在杜斯塔这个家族正统手里,

自己该怎么办?迷茫的杜宇暗自沉默,经过十几天从管家口里的了解,发现自己已经陷入危机四伏中,如果不是杜斯塔的母亲家族在京都势力够大,估计连这块领地都要被人抢走,据说几家旁支也曾经到京都去找人帮忙,可是在强横的京都外公家族干涉下,才总算抱住了这块栖身地。

但是对于猎鹰家族自身的,作为外人的外公也没有办法,对于自己这个弱智的外孙,强横的军务大臣只有一句话“猎鹰的翅膀已经折断,让它在陆地上自生自灭吧”

在一团团的疑问和困惑中,杜宇再也支撑不起沉重的眼皮,头脑混乱的沉沉睡去。清晨,寂静的猎鹰城堡被一声声喧嚣吵闹声打破。

“杜斯塔,你这个小骗子!你给我滚出来“大清早还在沉睡的杜宇,被卧室外吵杂的打斗声惊醒了,听着外面熟悉尖锐高亢的女声,杜宇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个中年贵妇的影像

“老东西,我知道他就在里边!你们去给我把他抓出来!”杜凯莉摩尔夫人,前领主杜艾克恩的妹妹,杜斯塔的姑母,这个嚣张的女人一直以为自己的儿子,够登上猎鹰家族族长宝座,却因为那该死的长子继承法而前功尽弃。

“吵什么吵,大清早的扰人清静!”习惯晚睡的杜宇迷迷糊糊的摸爬起来,气愤的一把拉开卧室的门,眼前的情景让杜宇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家的老管家人打翻在地,额头上留着血迹,大厅内一片狼藉,家族的数十名仆人和扈从卫士,被十几名身穿轻便鳞甲的彪形大汉四处追打,东倒西歪,哀嚎遍地。

按照常规家族本部是常驻有五十名护卫骑士的,可是由于对于杜斯坦这个弱智主人毫信心,这些原本冲着“猎鹰家族”这面荣耀旗帜,投奔而来的上百名骑士们对即将接任的主人不报什么希望,在一个白痴领主下面是不会有什么前途的。

猎鹰家族的破落已经注定,这些为追逐荣耀和财富而来的骑士,也不会再继续待在这个没有希望的地方,纷纷选择离开猎鹰家族,导致现在家族本部除了仆人和扈从,就没有一个正统的骑士,这次被十几名骑士突然打上门来,几乎法组织起什么像样的抵抗。

冲在前面的骑士,是杜凯莉摩尔夫人手下的头号打手,本身是强横的银十字骑士,身高两米,在身材高大的维基亚人里也显得高出一头,

约撒泰一脚踹翻一名护卫扈从,突然发现自己的前面赫然开朗,一条毫阻隔的通道出现在自己面前,约撒泰现在甚至能清晰的看清,那个白痴领主眼睛里的慌乱

这次杜凯莉摩尔夫人可是下了大本钱,只要谁能够抓住,这个弱智的胖白痴领主,就把领地内肥沃的爱卡里镇赏赐给谁,

“我抓住他了!”想到富饶的爱卡里镇离自己触手可及,约撒泰一声怪叫向杜宇冲过去,一双骨节粗大的大手兴奋握捏的“咔咔”只响

“少爷跑啊!”被一名骑士踩在脚下的老管家满脸悲愤大喊道,可是高大魁梧的约撒泰,已经如同一只冲进羊群的狮子,轻易的冲破了两名家族扈从卫士的拦阻,脸色狰狞的向杜斯坦的方向扑去。

虽然杜宇俯身的杜斯塔身材也较为肥胖,可是跟即将冲到身边的约撒泰相比,明显不在一个档次,看见约撒泰凶神恶煞的扑上来,的白痴胖少爷在大厅所有人的注视下,如同一只肥母鸡一样,惊慌的惨叫着躲进了卧室,手忙脚乱的企图从里面关上大门,却被身高力大的约撒泰一脚踹开。

“完了,杜斯塔少爷落在他们手里“所有猎鹰家族的仆人感到心里一阵凄凉“少爷一定会被软禁起来,猎鹰家族的族长又要换人了”,往日强盛的家族竟然败落的这么,猎鹰的翅膀真的已经折断了嘛?竟然沦落到被母鸡欺负的地步了!

可是事情比预想中糟,所有的人听见从杜斯塔少爷房里传来桌椅碰撞的响动,不但有杜斯塔少爷独特高昂短促的惨叫声,还夹杂着“啪,啪”的清脆响声,这独特的声响让所有门外的人都呆立在那里,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是什么声音?魔鬼的诱惑?如果现在里边是一对男女的话还可以理解,可里边只有那个白白胖胖的白痴和身材魁梧的约撒泰,难道他们。。。。。。

想象魁梧的约撒泰压在一个白白胖胖的胖子身上蠕动,所有的人都感觉想吐,难怪约撒泰这么英勇,难怪冲上去那么变态的兴奋,原来有这个嗜好啊。

“我跟你们拼了!”不堪受辱的猎鹰护卫再也不顾在王国拔剑即决死的规定,愤怒的抽出了自己的骑士剑,红色的脸庞上有着一双燃烧的红眼,愤怒的想把所有敌人烧成灰烬,“派这么一个变态去抓自己的少爷,这也太侮辱人了“

按照王国的规定,对一名骑士拔剑就代表向这名骑士提出了决死的挑战,被挑战的骑士可以杀死挑战者,并不需要承担责任。

“我抽死你个丫挺的!”

随着呵斥声从杜斯塔的房间里阵阵传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跌跌撞撞的倒退着出来的,竟然是身材魁梧的约撒泰,在他的前面,所有人都认为被殴打对象的白痴少爷,正用自己肥厚的手掌,如暴风骤雨般狠狠的一次次抽在约撒泰的脸上,

“我让你从小不学好!”

“我让你进别人房间不敲门!”

这完相反的一切都让大厅里的所有人呆滞,“没想到这个死胖子的身体竟然这么优秀,简直就是修炼内家拳好的材质!”

就在杜宇看见约撒泰向自己冲过来时,前世身为内家散手高手的杜宇,很自然的起了反应,却发体内血气运行的速度,竟然可以达到前世的好几倍,这不由让杜宇喜出望外。内家拳术讲究的就是,通过锻炼来提高,身体内血气的运行速度和聚集数量,

平日里精神血气深藏在丹田腹部,需要使用时,只需要心意一动,立即血气运转身,

调集身气劲攻击一点,坚不摧,所以内家拳术往往不会在身体表面留下痕迹,可是一旦被击中,深达体内,伤及气血内脏,经久难愈。

“灵心一动!,竟然是灵心一动!

杜宇双手挥动的越来越,越来越重,从约撒泰脸上飞洒出来的鲜血溅射到的墙面上,留下触目惊心的点点猩红,杜宇发现自己不过才是心意一转,身的血气竟然迅捷比的运转到了自己手掌和眼睛上,手掌上隐约传来的胀痛感和耳骨波动声,随着心脏的起伏波动,这种奇特的感觉,让杜宇彻底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赤子之心,灵心一动的说法原来是真的!“

约撒泰痛苦躲闪的的动作,在杜宇的眼中犹如乌龟般缓慢,就像电影里放慢了百倍速的慢动作,整个世界一下变的静寂,气流如同旋窝水流般,在自己身边的缓缓流动,

以自身有限之血气,发限之外力,这正是内家拳中神圣比的“灵心一动”的境界。但很杜宇发现一个问题,这种状态很短,杜宇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作同样也是缓慢比,强行运转的后遗症开始出现,

肢体动作的不协调让杜宇感觉自己的脑袋发胀,有一种难言的轻度晕眩感,这种感觉让杜宇心里发凉,这感觉跟传说中的走火入魔很相似,随后心里也就释然了,毕竟这副身体的主人可是从来没有过内家拳训练的,自然法在拳速上跟上自己的境界

“要是还是原来自己的那副身体,我一定用破心脚法点杀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杜宇看着在远处缓慢移动的大块头心中不由感慨,虽然自身的动作也很慢,但是能够做到先知先觉,也足够杜宇这个内家高手用了。

“啪”杜宇一支肥嘟嘟的手掌,再次迅捷比的狠狠抽在,约撒泰颧骨突出的右脸上,巨大的力量直接把约撒泰抽的晕头转向,两颗门牙登上飞上了天。约撒泰还没回过味来

“啪”又是一巴掌,约撒泰感觉自己引以为傲的高鼻梁,已经被恐怖胖子的手掌拍断了,整个鼻子鲜血淋漓,鼻血法控制的四处飞散。

一霎间,被胖子暴风骤雨般抽打在脸上的约撒泰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只刚刚被猎人打扰,从冬眠中愤怒醒来的暴怒巨熊袭击了,

为可恶的是这个白痴胖子还在口里嚎叫着各式各样的“啊,啊”惨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现在被毒打的是这个死胖子。

“啪,啪”

响亮的耳光声让整个大厅都陷入死寂,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一种扑面而来的恐怖撼动着所有人的心,每一声脆亮的耳光似乎都是抽打在自己的脸上。

在此只前,没有人想到抽耳光这种普通的体罚会具有如此的威力,那一记一记永止境的“啪啪”脆响,即使闭上眼睛也能触动自己心中深沉的恐惧。

杜宇所用的力量并不大,约撒泰四处躲闪,却总是在胖子左右开弓的范围内,约撒泰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人像沙包一样打,这简直就是裸的“侮辱”

“哦,天啊,你们上去抓住他!杜凯莉摩尔夫人看见自己手下头号骑士,竟然被自己的蠢外甥打的毫还手之力,首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向正在追打仆人的十几个骑士怒吼道,却在路上被已经倒地的家族卫士死死的抱住大腿,不得不停下来。

“保护少爷!跟他们拼了”看见自己少爷如此神勇,本来已经溃散的十几个扈从和仆人们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武器,举着各式各样的农具和木棒冲进了大厅,那些被仆人们抱住大腿法移动的骑士们像沙包一样被打倒。

“让我安离开!这些人都疯了!”惊恐的杜凯莉摩尔夫人被眼前的景象吓的脸色苍白,惊恐的步步后退

杜宇听见杜凯莉摩尔夫人的尖叫声,手上顿时加大了力道,本已经羞愤要昏迷的约撒泰在一招“熊掌”后,彻底倒了下去。

看见为悍勇的约撒泰也被那个变态领主打的晕死过去,剩下其他的骑士纷纷向门外跑去,“完了,一切都完了!”歇斯底里的杜凯莉摩尔夫人瘫坐在地上绝望的看着吊灯。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权国 倒序 正序

《权国》本章换源阅读
X